厦门空管站管制员黄利群:管制带来获得感

发表时间:2019-02-22

农历大年除夕,一场从天而降的大雾袭击厦门,厦门机场能见度持续下降。

“有人问我,遇到这种紧迫情形,且邻近放工,把这个重任交给接班的共事岂不更轻松?”黄利群说,“但我认为,保障旅客保险回家是我的任务,是我对管制职业的尊重跟爱,是我作为一名空管人的职业信仰。”

“向相关单位申请,争取机动空域!”“与气象局部实时联动,盯住景象变革!”手拿话筒的黄利群屏气凝神,心无旁骛。最终,所有的航班都成功降落在厦门机场。

黄利群的妻子是一名翱翔员。这对民航夫妻因为工作聚少离多。

黄利群即时决定延迟交接班,全力保障这架关乎孩子生命保险的航班。

今年即将满30岁的黄利群看上去更像一个大男孩,黝黑的皮肤,个头不高。今年春运期间,航班量陡增,加之受天气一直定等影响,空管运行环境复杂。面对春运大考,黄利群将春节休假的机会留给了外省的共事,坚守在管制岗位上。

申请灵活空域、空中航班从新排序、“绕弯取直”优先落地、争夺周边单位配合、开辟绿色通道……黄利群紧盯雷达屏幕,直到该航班比预计提前了10分25秒平稳落地,医护人员接手救治儿童后,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缓缓走出了管制大厅。

谈到未来,黄利群总说:“管制这活儿真不好干,但能给我带来满满的获得感跟成就感,能干下来,我觉得特爷们儿!”(中国民航网 通讯员周晟)

今年春运的某一深夜,厦门空管站的进近管制员黄利群在附近下班时接到某机组的紧急求助报告。

“机上一名6岁男孩高烧40摄氏度,身体浮现抽搐症状,具体情况不明,申请紧急备降厦门机场!”

“由于是大年大年节,如果处置不当,很多旅客可能就要在本地跨年了。当时,各种应急预案在我脑海里交织,说瞎话,手心都是汗。”黄利群说。

“白鹭XXXX,接洽塔台118.25。春节快乐,再见。”“联系塔台118.25,白鹭XXXX,春节快活,再见!”

这段对话发生在黄利群与妻子之间。今年农历大年初一,这对夫妻仍然无奈团聚,只能再次在无线电波里邂逅。黄利群说,这是专属于他们这对民航夫妻的空中浪漫。